TEL:
中移动将与电信和联通免费对等互联 国内骨干网互联互通格局巨变
| 发布时间: 2020-02-26 10:50:02 | 1090 次浏览
中移动将与电信和联通免费对等互联 国内骨干网互联互通格局巨变
2月24日工信部发布《关于调整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政策的通知》(工信部信管[2020] 22号),要求中移动与中联通和中电信对等互联,互不结算;四家公益性网络免费互联;降低三大对中国广电、中信的结算费用。

22号文将对国内骨干网互联互通格局产生重大影响:中国移动将可能完全确立国内宽带运营老大的地位,中国广电、中信将在政府助力下低成本拓展宽带市场,同时提速降费的政策红包也将惠及科研网等四家公益性网络。

本文简要分析了国内互联网互联互通相关情况,并在此基础上对22号文及政策变化的原因进行了解读分析。

本文约2900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5分钟。

1 国内互联网互联互通现状
目前国内有7家骨干网互联单位:分别为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网络中心、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中国长城互联网网络中心。


国内互联网就是由上述7家运营单位的骨干网通过互联互通共同构建。


1.1网间互联互通方式
各运营单位的骨干网主要通过三种方式实现互联互通


· 直联方式:京、沪、穗等13个城市骨干核心节点互联,互联带宽约3-4T。


· NAP点方式:京、沪、穗三地NAP互联,带宽较少,约几十G两级。


· 地方政府主导的交换中心:重庆、宁波等地。


· 国家试点的新型交换中心:杭州。


1.1.1 NAP模式
NAP本质上即IXP,与海外IXP最大的差异在于国家主导、政府指导价、只允许有资质骨干网运营商接入。


目前国内NAP只设置在北上广三地,骨干网互联单位可在此接入实现网间互联互通,连接带宽颗粒度不大于10G。对于各自网内的最终用户而言,意味着访问外网资源必须绕经北上广的NAP才能获取目标应用资源。


1.1.2骨干直联点模式
2013年国务院发布了"宽带中国"战略实施方案,将宽带战略上升至国家战略,不断推进国家级骨干直联点的建设,加快带宽扩容、强化监测通报、推动结算体系和互联网架构优化。目前国家级骨干直连点数量已达到13个(3+7+3),即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成都、武汉、西安、沈阳、重庆、郑州、杭州、贵阳·贵安、福州,已经覆盖了国内三大运营商IP骨干网核心节点所在城市。


中国联通/移动/电信三家直接通过E(互联互通)路由器互联,其中互联带宽颗粒度为100G/10G。


国内骨干网互联互通格局巨变,中移动将与电信和联通免费对等互联
设置骨干网直联点之前:不同运营企业间的互联要经过其他国家级交换中心或其他骨干直联点;


设置骨干网直联点之后:针对这个骨干直联点覆盖的省份或区域(含邻近省份),最终用户可就近通过其运营商与其它运营商的互联互通电路进行他网资源访问。


国内骨干网直联点连接及流量疏导如下图所示


国内骨干网互联互通格局巨变,中移动将与电信和联通免费对等互联
1.1.3 地方试点的网络交换中心
除骨干网互联外,各地方也建设了一些本地网络交换中心,重庆为工信部批准的试点,其他3个(上海、宁波、成都)为地方建设的本地网络交换中心,但本地主流运营商接入积极性不高,以小带宽接入,互联互通及流量疏导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1.1.4 国家级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试点
2019年10月,工业和信息化部批复同意在杭州开展国家级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试点,以构建形成布局合理、高速高效、动态灵活、安全可靠的互联互通体系为目标,以中立、公平、开放、微利等原则,集中汇聚网络资源和互通流量,实现"一点接入,全网连通",能有效提升网络性能,降低网络接入和流量交换成本,促进网络资源开放共享,目前试点正在落地实施中。

1.2 互联互通网间结算
国内NAP节点结算价格一般参照工信部的指导价,尽管有每年降价的红利,但由于带宽相对有限,实际互联互通效果不是很好;而骨干网直联点移动和电信、联通多为对等互联、付费结算,电信和联通之间对等互联、互不结算。


2 工信部22号文简要解读
22号文涉及到网间互联互通结算规则的调整,最重要三点要求及解读如下


1、2020年7月1日起,取消中国移动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间的单向结算政策,实行对等互联,互不结算。7月1日前,维持现有网间结算政策和结算标准,即中国移动应向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支付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费用,结算标准不高于8万/G/月。


解读:中国移动宽带用户规模及网络价值获得了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认可。


具体分析如下。


2、2020年1月1日起,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下调对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中信网络有限公司的互联网骨干网网间结算费用,下调比例不低于现有标准结算价(8万元/G/月)的30%。


解读:中广电和中信尽管获颁基础电信牌照,但在骨干网建设及宽带市场拓展方面进展缓慢,基于激发市场活力和扶持新进入者的考虑,工信部要求调低结算价。3、2020年1月1日起,教育网、科技网、经贸网、长城网等公益性网络与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的互联网骨干网之间实行免费互联。


解读:教育网等四家之前以NAP方式为主,少量与运营商骨干网直联链路仍然需要向运营商进行结算(结算价一般会下浮),这次直接要求免费,可以减轻四家的互联互通费用负担;但对于运营商而言,基于自身投资成本的考虑可能尽量与这四家协商少扩互联互通带宽。


3 移动互联互通结算模式变化的分析
从互联网技术经济学的角度出发,互联方的网络价值主要由网络能力、用户资源、产品服务及内容源等几个关键因素决定,其中网络能力主要包括网络覆盖度( POP、数据中心节点覆盖)、网络通达度(能通达网络的路由数量,和主流ISP网络连接情况等)、网络容量(骨干网容量、国际出口容量等)、网络质量(时延、SLA参数)等;用户资源主要指互联网客户数量和类型(普通客户、Transit客户等);产品服务指所能提供的产品类别、运维服务、客户支持等方面能力;内容源指接入CP/SP的互联网资源。


近年来中国移动强化了骨干网的建设力度,大力发展宽带用户,在2019年成功实现宽带用户规模排名第一,其自身基于庞大的宽带用户规模、丰富的内容源和跨网流量流向变化(以前多为移动用户从外网获取资源,现在进出流量基本相当,甚至部分直联点更多体现了外网用户从移动网内获取资源)迫切希望与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实现对等互联、互不结算。,这一次终于如愿以偿。


国内骨干网互联互通格局巨变,中移动将与电信和联通免费对等互联
Source by 三大运营商:截至2020年2月21日。


4 国内互联互通未来发展
目前国内互联互通以骨干网直联点方式为主,其疏导流量占所有互联互通流量的90%以上;而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后续能否成功有赖于互联互通生态链各方多赢局面的确立。


新冠疫情以来,各行各业数字化进程加速,对于互联网基础设施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后续工信部极有可能继续新增骨干网直联点,并扩大新型互联网交换中心的试点范围(如深圳、北京等数字经济发达的城市)。


此外,相信下半年中国移动会加大与电信和联通之间互联互通扩容力度,尤其是与中国电信的互联互通带宽相当甚至大于电信和联通之间带宽,改善移动网内跨网访问体验的同时,某种程度也会惠及三家跨网访问用户,进一步提升国内全网互联网访问体验。